datasheet

张汝京:压不垮的芯片企业家 三起三落70岁再次创业

2019-06-26来源: 集微网关键字:张汝京

张汝京,1948年出生于南京,第二年随父母到台湾。台湾大学机械工程学士,纽约州立大学工程科学硕士,南卫理公会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在美国德州仪器工作20年,期间在美国、日本、意大利等地创建并参与管理过10个半导体工厂。从TI退休后,曾任台湾世大半导体总经理。2000年,募集14亿美元创办中芯国际,向世界芯片制造第一梯队冲刺。随后,在国内投资4家ED企业。2014年创办新昇半导体,为大陆半导体产业弥补了硅材料的短板。2018年,70岁的他再次创业,融资150亿元在青岛创办芯恩半导体。 

                                              image.png

 

图示:在青岛芯恩办公室的张汝京 拍摄/慕容素娟

 

他,创办了中国大陆最大的芯片制造企业——中芯国际,开创了中国半导体企业市场化道路,并突破美国技术封锁,将中国大陆半导体技术与国外近3代的差距缩短至1代甚至小于1代;他率领着中芯国际的海内外人才,力争在祖国大陆创办一家世界级的晶圆制造大厂,并誓言要把大陆的半导体产业做起来。自此,中国半导体业迎来了辉煌发展的时刻。

 

除了为祖国大陆芯片制造技术实现突破之外,他还为大陆半导体产业培养了诸多人才,现在大陆半导体领域诸多企业的CEO、CTO、COO等高管,都来自于中芯国际。而一些基层员工,在他的公司得到了免费上大学、读研究生甚至博士的机会,用员工的话说“一生的命运得到了改变”……

 

然而,感到严重威胁的竞争对手通过商业诉讼来遏制中芯国际的发展,最终中芯国际败诉;加上为了长远发展的坚持投入导致与投资方收益求快的冲突,最终所有的责任和结果,由他一个人承担,他“被迫退出”自己亲手创办的中芯国际。此后,种种后续的人事变动导致中芯国际的发展气势减弱,中国芯片制造赶超国际一流的梦想,也就放慢了!

 

在业界替他惋惜的时候,2014年,他在上海再次创办新昇半导体,开启300毫米大硅片(12英寸硅片)研发及量产的新征程,此举为大陆半导体产业弥补了硅材料这一重要短板。然而,3年后他却离开了新昇半导体,继续他的另一个梦想,在中国成立先进的IDM公司。

 

2018年,70岁的他再次启程,总投资150亿元在青岛成立芯恩半导体,建立一种CIDM(Commune IDM)模式,即共有共享式的IDM。

 

他,就是张汝京。

 

在半导体领域,张汝京是一位备受“争议”的人物:有人称他为中国半导体之父,因为他曾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半导体业内已退休的和仍在产业拼搏的同仁,仍对他钦佩不已;然而,也有人觉得他不适于这个称谓,因为他没能继续带领中芯国际向前走下去。而他自己认为早期的启蒙前辈们才适合“中国半导体之父”的称谓。在有些媒体的报道中,还给他贴上“理想者”的标签:世大半导体时,他支持与台积电的合并,但是台积电当时并没有在大陆设厂的计划,他选择离开台积系统,带队到大陆制造中国芯;一手创办中芯国际,被迫出局后,又创办了新昇半导体,而量产成功后他又转交给别人,只保留董事席位后离开。

 

在此,大家不免产生很多疑问:一次被排挤,两次转场,他有能力创办上百亿元规模的企业,难道真的没有能力守成?前面几次创业,究竟遇到了什么情况?古稀之年,为何还要坚持创业?在大陆出生,在台湾成长,在美国学习和工作,回到大陆3次创业,张汝京的心中,藏着怎样一颗炽热的中国“芯”?

 

带着诸多疑问,作者前往张汝京第三次创业的根据地青岛,与他进行一次深入的交流,来为大家还原一位立体、传奇的张汝京。

 

(上)酝酿——创办中芯国际之前

 

张汝京因创办中芯国际而被中国半导体业广为知晓,而创办中芯国际之前,他在美国求学、工作,为何一心想要回到大陆?什么机缘促使他到大陆创业?创办中芯国际时面临哪些困难?香港、北京、上海,三个备选地,中芯国际的选址为何最终定在上海?……

 

这些背后的故事,鲜为人知。

 

1、美国求学阶段  多位恩师指点

 

  四五十年前的事情或人名,依然记得十分清晰

 

  上世纪70年代的硕士毕业论文等,一直带在身边

 

  有幸得到犹太人导师和伯克利校长的指点

 

张汝京,大学就读于台湾大学。毕业后,按制度要求当了2年的义务预备军官。当兵一结束,张汝京就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读工程科学系硕士,这是一个跨学科的系,比较接近电机系、机械系、化工系。这个跨学科的专业,为张汝京今后在半导体产业中的发展打下了学术基础。

 

在美国读硕士期间,张汝京的指导教授是一名犹太人,采访时他非常清晰地拼出老师的名字David.M.Benenson博士。张汝京回想道:“这位导师比较照顾我,由于我不是美国公民,导师专门为我申请专项奖学金,还帮申请当研究助理,这样可以有较多的薪酬。”读书时,一个月奖学金和当助理的报酬加起来有250美元,对于张汝京而言,已是十分丰厚。

 

作为助理,张汝京帮助导师做各种各样的试验和分析,由于他们所做的试验比较大,学校要求晚上9点钟才能开始使用电脑,以至于张汝京经常做实验做到半夜2点钟。

 

通过做这些实验,也使张汝京认识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田长霖先生。当张汝京头天晚上做完实验第二天来校后,有时会发现有些分析结果搞不通,实验很复杂,有些地方导师也不太熟悉,就让他给当时还是加州大学教授的田长霖博士打电话。在这个过程中,田长霖博士给张汝京提供了很多学业上的帮助,指出一些方向,张汝京一直感恩于怀。

 

几年刻苦研读下来,张汝京的学术研究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等到硕士课程修完、论文写得差不多之后,导师给张汝京说:“现在不用管硕士论文了,你就准备接下来读博士吧。”

 

但当时,张汝京一心想参加工作,去工业界试试手。导师希望张汝京能把博士读完,所以有些不乐意和不舍得。张汝京告诉导师:“将来再回来读博士。”导师的言语中透着诸多的不舍:“工作后回来再读博士就非常难了……”

 

采访期间,张汝京还把他的硕士毕业论文拿出来让笔者看。论文是1973年写的,算起来至今有46年。46年间,张汝京先后从美国到台湾、上海、青岛,论文始终伴随在身边,伴着他走过和见证了多少重大和珍贵的足迹。此外,还有母亲的自传等相关书籍,张汝京也一直带在身边。

 

2、从工厂做起 多方面得到历练

 

  进入工厂带工人,了解如何设计和优化

 

  给工人上课 ,听课工人从15名增加到四五十名

 

  承蒙多位恩师指点,从想法转化成现实的能力大幅提升

 

1974年硕士毕业后,一心想到工业界去锻炼的张汝京去了一家做染料的化工企业。这里的染料是天然的染料,粘到手上洗不掉。张汝京所在的公司有1000多人,他是唯一的亚洲人,大家对他像宝一样。

 

公司有个规定,每一个工程师都要从工厂做起,当工头,带着工人去做,这样才知道怎么设计,如何优化。张汝京进入公司2个星期后,老板就安排他带领15个美国工人。从基层做起,深入一线,了解工厂,了解工人,对张汝京的职业来说,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石。

 

不过,怎么带是一个挑战。张汝京还记得,当时工厂里每周四下班前给工人发薪水,发之前要求每个工头给自己组的工人上1个小时的安全培训课。

 

有的老工头动手能力非常强,但是缺少理论基础,不知道怎么给工人教课。而张汝京给自己的工人讲授时,用一张大纸列出要点画出来,非常形象直观,工人很容易理解。其他几个老工头看了之后,就让张汝京帮助带他们的工人。这样,张汝京最早从给15名工人上课,到后来给四五十名工人上课。

 

为此,这些老工头非常感谢张汝京,当遇到一些动手方面的工作时,老工头会非常热心地给张汝京演示,教他怎么做。张汝京也从这些工头身上学到很多实践经验。

 

当时,这个工厂还用50赫兹的电流,工厂只能自己发电。张汝京回忆道,厂里有3个特别大的锅炉用来发电。工厂周边也有其他一些工厂,发的电他们厂用不完时会卖给这些工厂。

 

有一段时间,管发电和管污水处理的工头家里有点事情,请了半年假。就由张汝京来管厂里的发电和污水处理。这让张汝京在语言方面进步特别快。他说道:“以前跟人家讲话英文沟通的时候,会常常看对方的表情,这样容易知道对方在讲什么。在工厂里面,大家都分散在不同地方,主要通过对讲机沟通。这种沟通,你看不到表情,要求语言很强;压力很大,听不懂,说不出来,就麻烦。”

 

此外,这个化工厂也做食品染料,与半导体工厂有一些相似之处,也有洁净室,里面要求干干净净,所有东西都是不锈钢做的,密封的,进洁净室还要穿洁净服。

 

后来,工厂卖掉,张汝京就离开了。

 

1975年秋天,张汝京去了第二家公司Union Carbide,这是一家做液态氮、液态氧等冷冻技术的企业。张汝京在其中负责特殊产品,比如要储存很多生物的标本,液态氮如何低温存储、如何保持16个星期不能够漏光,这种设计非常复杂。

 

天助自助者,在这里,张汝京遇到了多位恩师的指导和相助。

 

其中一位叫A Bate的德国老师傅,张汝京说道:“这位老师傅去过世界各地,语言能力很强,极端的聪明,发明过很多东西,人也非常好。 ”

 

由于张汝京与Bate都是基督徒,有一种天然的认可和亲近,Bate就教张汝京很多东西。他把很多新的想法告诉张汝京,然后张汝京把它实现出来。从想法转化成现实,整个过程对张汝京而言收获很大。在Bate准备退休时,就急着想在2年内把毕生的技术都教给张汝京。

 

除了Bate,张汝京还遇到一位卓越的领导,是意大利后裔叫Frank Nataro。Frank在美国出生,意大利语讲得很好,人很聪明,是张汝京的学长,对学弟很照顾,给张汝京很多项目做。

 

此外,还有一位老板叫张劲敏,是一个留学德国的博士。他与另一位德国公司inde的大老板Chris Godsman博士关系很好,两人有很多想法,会给不同的人去做。他们让张汝京做了各式各样的新产品和新工艺,有很高温的也有很低温的。

 

进工厂当工头阶段,让张汝京对工厂和工人等企业一线的情况有了深入的了解;后面又遇到的多位恩师,让张汝京将想法变成现实的转化能力得到大大的提升,并且做出多种新工艺和新产品。这为张汝京今后涉足半导体并一展身手,打下了坚实的实践基础。

 

3、进入TI  对公司感恩坚持满20年才退休

 

  参加TI员工读博项目,斯坦福项目结束申请去了SMU大学

 

  留职不停薪,且读博学费TI全部承担

 

  博士毕业企业多次高薪挖人,坚持留在TI

 

后来,张汝京的太太毕业,两人有幸都进入了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简称:TI)。

 

TI成立于1930年,总部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是世界第一大数字信号处理器(DSP)和模拟电路元件制造商,其模拟和数字信号处理技术在全球具有统治地位,在世界20多个国家设有制造、设计或销售机构。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制造企业台积电的创始人张忠谋也曾就职于TI。

 

在TI ubbock工厂,张汝京有幸又遇到一位极其优秀的直接领导叫Gene Frantz(后来成为TI类似CTO的职位),张汝京说道:“Gene是一位极端聪明的人,他会想很多的好产品。” 此外,张忠谋先生也担当过这个部门的资深副总。

 

Gene很器重张汝京,并问张汝京为什么没有把博士读完,觉得张汝京不读博士太可惜。

 

当时,TI有一个员工读博士的项目,合作的学校有斯坦福大学、南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简称SMU)等,当时公司陆续有二三十位员工读完博士,其中以这种方式读完博士的还有张忠谋先生。

 

Gene就推荐张汝京申请这个读博项目。由于斯坦福的项目刚结束了,张汝京就申请去读南卫理公会大学的电机系,恰巧张汝京的领导Gene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

 

SMU建校于1911年,建校以来培养出诸多世界知名人士,比如前美国第一夫人劳拉·布什、德州仪器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Jerry Junkins、美国航空公司总裁兼美国航空集团董事长托马斯·霍顿、英国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杜德利、诺贝尔奖得主James Cronin等等。

 

有意思的是,推荐张汝京读博之后没过几天,Gene对张汝京说:“我后悔告诉你读博士的事了,因为告诉你之后你就会走,但我又想让你再好好学一下。”

 

隔了一段时间,Gene又对张汝京说:“我不后悔,你还是去达拉斯读书吧。”

 

为了方便读博,张汝京和太太都申请去达拉斯的TI总部工作,这样离SMU大学较近。当时张汝京有一位叫王中枢的学长,博士也是SMU大学毕业,就推荐张汝京读他的博导巴特勒Jerome Buter教授的博士专业(AGaAs通讯用半导体激光部件)。

 

参与读博项目的前期,张汝京是边工作边读博,并且是留职不停薪,这一点说明此前媒体报道的停薪留职去读博有所失实。

 

等到学完博士课程做论文时,TI常常派张汝京到海外出差。每次出差回来,张汝京就去找博导谈论文的事。博导特别支持和关注张汝京,就让张汝京下班以后到他家里来做。

 

每天,张汝京下班后18点多钟去导师家做论文,20点师母就过来送咖啡点心。对此,张汝京觉得很不好意思。

 

后来,他就跟公司老板讲,想留职停薪6个月专心把论文做完。谁知,老板听到后说:“为什么要留职停薪呢?留职不停薪!你照样做你的论文。”

 

老板和导师的支持,让张汝京在论文和工作两边都没有丝豪的松懈,那是一段极为紧张繁忙的日子。张汝京每天早上7点钟到公司,工作到9点钟;然后去学校写论文,顺便带了一个便当做午饭。下午3点钟,张汝京再从学校回到公司,工作到下午7点多钟。

 

这样的节奏持续了半年,一半时间在学校,一半时间工作,并且是留职不停薪。

 

值得一提的是,张汝京读博的学费全部是由TI公司承担。前期,公司支付的学费、书本费、杂费的25%;等到全部课程休完后,公司再支付25%;各门学科及格后,再支付25%;等拿到学位后,公司支付剩余的25%。

 

后来,张汝京博士毕业后回到TI工作时,每年都有其他公司来挖他。但张汝京对TI很感激,坚持留在TI,一直工作到满20年工龄才退休离开。

 

在此期间,张汝京先后在美国、日本、新加坡、意大利及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创建并参与管理了10个半导体工厂的技术开发及IC运作,一时间被媒体称为“建厂高手”。

 

对于建厂这段经历,张汝京说道:“当时德州仪器在世界各地建厂主要是为了扩展市场;另外,当地政府也比较支持,所以说是客户、TI和当地政府合力建的工厂。”

 

从TI读博的受益,也让张汝京后来在创办中芯国际、青岛芯恩等公司时,对员工采用类似的激励方式,有些员工的命运为此得到改变,至今一些员工还追随着张汝京,这将在后序文章中与读者分享。

 

4、一心想来大陆 祖国情结深受父母影响

 

  母亲申请到康乃尔大学奖学金准备读博士,卢沟桥事件后选择留在国内任教

 

  母亲一直给子孙辈说,要爱国,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

 

  父亲问他:“你在世界各地建厂,为什么不回大陆建厂?”

 

张汝京虽在美国多年,但一心想来大陆,打算退休之后就回大陆。而他内心的那份祖国情结,深受父母的影响。

 

从张汝京母亲刘佩金的自传中看到,张母1911年出生在江西九江,9岁进入女子学堂,后转入基督教教会学堂“儒励中学”,当时已经开始学英语、数学、化学、物理、生物、美术、音乐等课程。

 

张母高中毕业考入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金女大)化学系。1937年大学毕业,申请到康乃尔大学的奖学金,继续攻读博士。

 

后来,1937年夏天抗日战争爆发,张母最后选择留在国内任教。张母在广州协和女中和女子师范这两所教会学校教化学。日本攻打广州时,学校移到澳门,张母也跟着过去继续教学。

 

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攻打香港和澳门,学校转移到后方,从澳门辗转广州、广西、云南,历经2个多月的乘车、坐船和走乡间小路,到了四川重庆。

 

由于是学化学的,张母被调到重庆弹道研究所作火药分析,在这里接识了在钢铁研究所当工程师的张汝京的父亲张锡伦。

 

张父毕业于国内第一所矿业高等学府焦作工学院,起初进入上海的一家炼钢厂工作,抗战爆发后,张父跟随着工厂迁移到重庆,负责开发坩埚炼钢的方法。

 

1947年,张锡伦一家四口带着300多名炼钢所的员工到南京钢铁厂。1948年,家中的第三个孩子也就是张汝京在南京出生。1949年,全家携300多名员工及家属经上海到台湾。

 

张父做材料很在行,后来看到张汝京在TI去世界各地盖工厂时,就问:“你在世界各地建厂,为什么不回大陆建厂?”张汝京说,一直还没有机会。

 

母亲是一直给子孙辈说,要爱国,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并鼓励孩子们能回祖国服务。

 

在父母的影响下,“回大陆”成了张汝京的一个心愿。

 

除了父母的影响,张汝京也受到爱国同胞的鼓励。他在TI的一个老板邵子凡博士,和张汝京的成长读书经历有些相似。邵博士十二三岁去台湾,然乎去美国读博士和工作。张汝京说:“他们很爱国,很想去大陆,但是邵博士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就很支持我,鼓励我去大陆工作。”

 

5、回国参会接识王阳元院士 为在大陆创业埋下伏笔

 

起先负责大陆和台湾的合作项目无锡华晶上华

 

台当局要求台湾企业停掉大陆项目,回台湾担任世大总经理

 

世大被卖之前,并非所传的不知情,张忠谋曾问过他

 

去意已绝,留不住张汝京的张忠谋扣下他很多台积电的股票

 

天助自助者,当一个人想做一件事时,各种机缘都会来促成这件事。

 

1996年,张汝京从TI退休(工作满20年可以提前退休)的前一年,电子部(工信部的前身)的相关代表去美国参观,张汝京被公司推荐接待了中国代表团。电子部带头的当时是总工程师俞忠钰和一个领导陈建兴先生等,他们参观后对TI的先进半导体技术颇感震惊。

 

1996年底,电子部举办了一场电子论坛,也邀请TI派一名代表参加。TI安排张汝京代表公司参加。因为这次会议,使得张汝京接识了王阳元院士和俞忠钰等老前辈。

 

“王老师说‘你回来帮忙吧’。”张汝京回想当时的情景。张汝京口中的王老师,指的就是王阳元院士。

 

张汝京开完会回美国后,征求几位前老板的意见,他们都很支持。张汝京也征求家人的意见,家人更是非常支持。这样一来,张汝京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1996年年底,张汝京跟王阳元院士见过面以后,开始筹备回大陆的事。

 

当时,张汝京有一位大学学长叫陈正宇博士(康奈尔大学博士)。他曾经成立一家公司茂矽电子(MOSE),做DRAM业务,茂矽电子后来把华智合并。再后来,陈正宇博士离开茂矽电子,并买下华晶的一个5寸6寸MOS线,成立华晶上华,担任董事长。

 

陈正宇的大学同学苏崇文博士(斯坦福大学博士),是张汝京在TI-ACER时的一位领导,当时苏崇文博士知道张汝京马上要退休,就问张汝京有没有兴趣去陈正宇那边。张汝京与陈正宇博士联络后,陈正宇也希望张汝京来。

 

在这个时候,台湾的中华开发投资银行成立了世大半导体,也希望张汝京过去。

 

张汝京对中华开发说:“我是想去大陆,要不你们和陈正宇那边合作吧。”

 

中华开发的胡定吾非常支持与陈正宇博士合作。于是,中华开发投资银行也出钱,张汝京带着一个团队到华晶上华,陈正宇任董事长,张汝京任总经理,张汝京负责0.5微米的半导体项目开发。张汝京说:“这个技术当时受一些限制,AT&T公司得到美国政府的同意,就从西班牙的一个比较老的厂转过来。首先转的是0.8微米的技术,慢慢地再从0.8微米做到0.5微米。”

 

1997年张汝京从TI退休后来大陆先参与这个项目。因此,张汝京一半的时间在台湾,一半时间在大陆无锡。

 

1998年2月的某一天半夜,在无锡的张汝京还正在睡觉,突然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说:“台当局要求中华开发把大陆的项目都停掉。”

 

于是,中华开发胡定吾跟华晶上华陈正宇达成协议,张汝京和团队回到了台湾。当时,中华开发投资了世大半导体,张汝京在盖厂和经营管理方面比较有经验,作为中华开发资深副总的张汝京,就去了世大半导体担任总经理。

 

1998年5月份,当大陆的项目验收结束后,张汝京和团队就完全撤回台湾,专心做世大半导体的项目。

 

世大半导体从1997年做到2000年,公司赚钱后就被并购了。

 

此前媒体传“世大半导体被卖时,作为总经理的张汝京并不知道”。就此事,笔者专门求证了张汝京,他说:“这是错的,我完全知道,而且张忠谋先生要买世大,特地找我去商谈,问我同意世大卖给台积电吗?我说我赞成。”

 

张汝京说,他赞成的原因是想着当时把厂卖了之后,可以来大陆。世大被卖的商业谈判环节他没有参与。最后,张忠谋以原始股价8.5倍的价格买下世大半导体。张汝京进一步说道,对投资人而言,是很乐意的。

 

张汝京也问过张忠谋,收购世大后会不会到大陆发展?当时,张忠谋没有表态。张汝京说,自己没有考虑到当时的政治环境。

 

台积电买下世大后,张忠谋几次与张汝京谈,希望张汝京留下来。然后,张汝京一心想去大陆,张忠谋不是很乐意,不过还是让张汝京离职了。但是,张汝京被罚了很多台积电的股票。

 

那时,张汝京去大陆之意已经很坚定,根本不在乎股票的事。

 

6、挑起历史使命  中芯国际最终“聚焦张江”

 

产业前辈推荐张汝京来盖厂

 

创办中芯国际时,面临哪些挑战?

 

香港、北京、上海三个城市,为何中芯国际最终选址在上海?

 

当年,有一群做半导体的爱国华人。主要有:虞华年博士,曾是IBM的资深经理,在台湾当过外籍顾问组组长;台湾工研院电子所所长胡定华博士,曾是万虹的董事长;还有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电机系前系主任杨雄哲博士;华邦电子总经理杨丁元博士。这四位都曾是台湾工研院的高级负责人。还有一位杨教授的学生马启元教授也帮忙联系政府高层。

 

1996年,这四位半导体前辈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国家领导江泽民和朱镕基,信里语重心长地提议大陆一定要发展半导体产业。江泽民主席曾当过电子部部长,非常支持,就作了批示。

 

第二年张汝京来大陆时,几位老先生就找到了张汝京,发展大陆半导体的结论是一定要盖先进的半导体厂。2000年3月底4月初,他们几位约张汝京和国务院沟通,由张汝京和团队来负责盖厂,王阳元院士也全力支持。

 

当时,张汝京不仅卖掉了在美国的多处房产,也把90高龄的母亲和太太孩子一起迁居到了上海。在张母的自传中写道:“回到阔别50年的祖国大地,回母校金女大看老校长吴怡芳博士纪念馆,也看到失散多年的小姑姑、妹妹和堂弟妹及他们的家人。在大陆工作的大儿子陪着我从南到北探望亲人,感慨万千。”后来,全家在上海定居,张母写道:“总算是达成了海外游子落叶归根的心愿。”

 

20世纪初的大陆的半导体产业,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回到大陆建厂,张汝京面临着诸多问题和挑战。

 

首要的是人才方面。张汝京说道,当时做过半导体芯片0.35微米工艺的人才非常少,估计不到10个人;做过0.25微米工艺的人,可能更少。

 

其次是面临着美国禁运的技术壁垒问题。当时,世界上先进工艺已经在量产0.18微米,0.13微米工艺也即将量产。张汝京他们在无锡做的是0.5微米(中间有0.35微米、0.25微米、0.18微米的三代技术差距),与国外先进技术相差很多。

 

再者是国内很少人认识张汝京他们,资金谁来投?

 

张汝京的母亲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曾就读于教会学校,也在教会学校教书。受母亲的言传身教,张汝京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为此,他通过个人关系找到美国五大教会为自己背书,保证所创办的企业将来所生产的芯片产品只用于工业民用,而非用于军事。最后,海外资金,像华登国际、汉鼎亚太、高盛资本、祥峰资本等都对中芯国际进行了投资。

 

国内的大股东有北大青鸟、上海实业和张江科技园区。王阳元院士和夫人杨芙清院士都非常支持,找到北大青鸟来投资;张江科技园区以土地作价来投。

 

当时需要10亿美元,实际上收到了11亿美元,最后增资到14亿美元,就把上海的3个厂建起来了。那时是半导体的低潮期,设备等相对比较便宜。

 

在中芯国际的选址上,张汝京和虞华年博士、胡定华博士等几位前辈先后一起去了香港、北京、上海,张汝京又和马启元教授去了深圳看场地。

 

他们首先想到是在香港,或许可以避免美国的禁运。不过,由于香港已经回归了,所以建厂在香港和在大陆差别不大,多少也会面临一些禁运限制。当时海外投资人对香港也比较有兴趣;香港政府也很支持,曾经很积极地在香港谈,汉鼎亚太投资基金的CEO许大麟博士与香港特别行政长官董建华谈。董建华同意给一块地来建厂,张汝京要求在这块地以外,给员工盖一个宿舍。这样一来,香港的房地产集团不干了,视此举是抢他们饭碗。加上,香港的IC人才不是特别多,大陆的人才去香港也不容易。最后,他们放弃了香港。

 

接着的是北京。北京政府很热心,但当时刘淇市长不在,接待的副市长不太清楚此事,不能拍板。

 

关于上海这边,上海徐光迪市长非常支持。张汝京他们本来看中的是上海的金桥,因为华虹半导体也在那里;但上海张江也很热心,提供的地很多。

 

大家在香港碰面,开会讨论最终地点。虞华年博士、胡定华博士、杨雄哲教授、张汝京还有马启元教授最终商定:“还是聚焦张江!”

 

 

 

 


关键字:张汝京

编辑:muyan 引用地址:/manufacture/ic46575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CNBC采访任正非:美国怎么都打不死我们
下一篇:为规避禁令影响,华为正剥离在美研究团队Futurewei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芯恩——中芯国际张汝京的新征程

“爱国是要付出代价的。”张汝京对着我说了好几遍。他穿着芯恩的工装外套,以夹杂着英文专有名词和略带台湾口音的普通话在办公室和我对谈了两个小时。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是年过七旬的张汝京再一次的创业。此前,他已经在中国大陆建起集成电路制造企业中芯国际、大硅片研发生产企业新昇半导体,这两次创业使他注定要在中国的工业史上留名。2018年5月18日,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中德生态园,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汝京在开工仪式上致辞。( IC资料图)但张汝京还想要再填补一个大陆集成电路产业的空白——建起一家先进的IDM企业。青岛黄岛的5月上旬,正是季节交替,这里的天气就好像是现实的隐喻。海上吹来的风还带着料峭,但正午的太阳
发表于 2019-06-06
芯恩——中芯国际张汝京的新征程

5次“再就业”,张汝京: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大不了从头再来。”没有人比张汝京更有底气说这句话。在半导体产业沉浮了42年,5次“再就业”,张汝京的每一次“从头再来”,都是一段精彩的故事。张汝京是南京人,生于南京。1949年的特殊时代背景下,不到1岁的张汝京便因举家南迁去到了台湾,直到在台湾大学机器工程专业毕业。此后,他先后去到纽约州立大学和南卫理公会大学进修,分别获得了工程科学硕士与电子工程博士学位。而再回台湾,便是27年后的事情了。1977年,张汝京加入德州仪器任工程师,负责研发供空军使用的语音合成器。不久之后,他就因表现优异获得集成电路发明者之一杰克·基尔比的青睐,调入德州仪器核心团队——DRAM研发制造团队,就此一干便是20年。有趣是的,后来的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当时
发表于 2019-05-08
5次“再就业”,张汝京: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中国芯片差在哪?这篇讲全了

,总份额超过60%。全球近七成的硅晶圆产自日本,那是芯片制造的根基。  反观中国,硅晶圆几乎是空白,8英寸国产率不足10%,12英寸依赖进口,打破垄断的希望还在张汝京创办的新昇半导体,今年即将量产。他也是中芯国际的创始人。  除了硅晶圆,国内企业还在溅射靶材、研磨液等材料上有所突破,并实现了国产化。前者用于制作金属导线,后者用于芯片研磨抛光。  以上均为单点突破,距离整个行业的崛起还比较远。  芯片制造,国内最先进的是中芯国际和厦门联芯,目前能做到28纳米量产。而它们的竞争对手,三星、台积电等巨头即将在今年量产7纳米,相差两三代。  最后是封测。这是目前大陆最接近国际水平的领域,长电科技收购新加坡星科金朋后,跻身全球第三。但全球封测
发表于 2018-11-26

余鹏鲲:用台湾人才发展半导体产业的利与弊

根据集微网消息,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芯片项目启动签约仪式于5月18日举行,这是中国大陆启动的首个CIDM集成电路项目,总投资约为150亿。 这一项目有很多亮点,落地快、产学研联合程度高、投资大、带动作用也比较强。项目落地山东青岛,3月30日才正式成立的项目,5月18日就已经落地。同时项目负责人张汝京也被聘任为青岛大学微纳技术学院终身名誉院长,集结行业人才与青岛大学共同培养本科学生。同时也有很多网友有这样的疑问,张汝京是谁? (3月30日签约现场) 本文将简单讲述张汝京创业生平,并对中国半导体发展中无法回避的台籍人才的问题进行讨论,以期抛砖引玉。 张汝京是半导体行业一员老将 1948年
发表于 2018-06-01
余鹏鲲:用台湾人才发展半导体产业的利与弊

总投资150亿,张汝京的青岛芯恩项目启动

芯恩(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芯片项目启动签约仪式18日举行,这是中国国内启动的首个CIDM集成电路项目。该CIDM集成电路项目总投资约150亿元,其中一期总投资约78亿元,项目建成后可实现8英寸芯片、12英寸芯片、光掩膜版等集成电路产品的量产。3月30日全国首个CIDM集成电路项目在青岛西海岸新区签约,该项目由青岛西海岸新区管委、青岛国际经济合作区管委、青岛澳柯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芯恩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合作设立,项目投资额约150亿元,首期投资78亿元。该项目计划2019年一期投产,2022年满产;项目建成后可实现8英寸、12英寸芯片,光掩膜版等IC产品的量产。据介绍,该项目团队领军人物为张汝京,张汝京拥有30多年半导体制造与研发
发表于 2018-05-19
热门资源推荐
更多
  •  电赛国赛所需要的元器件清单
  •  GPS原理及其应用(武汉大学)课件
  •  2017电赛国赛赛题说明
  •  ucosⅢ在stm32f4上的官方例子

小广播

更多相关热搜器件

  •  HZ3A2
  •  LM5110-1M
  •  TCA6416PW
  •  CMXZ4V7TO
  •  TLV5631IDWR
  •  ZMM5232B-13
  •  FQU13N06LTU_WS
  •  CD74HCT243E
  •  LT1577CS-3.3/2.8#PBF
  •  AFS600-FG256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2005-2019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